比特大陆“抢营业执照”真相(更新伤者信息与律师观点)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未分类

凡刷屏之事,必有反转。

5月10日下午,有比特大陆员工晒出朋友圈,指詹克团雇佣保镖打伤比特大陆员工。目前双方对此均没有回应。

据雷达财经报道,多位律师告诉雷达财经,如果获得股东会授权,夺走营业执照,虽然手段激烈,但并不违法。而詹克团能否夺回控股权,需要看股东大会表决,获得多数支持则可以夺回比特大陆控股权。

雷达财经法律顾问、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维维律师认为,抢营业执照和公章这些行为在争夺公司控制权的纠纷里特别常见,一般只要不造成斗殴等治安纠纷,公安部门也很少介入,会认为这是企业内部的民事纠纷。

对于詹克团能否夺回比特大陆控制权,王智斌和王维维均表示,虽然目前詹克团是第一大股东,但未形成绝对控股,要想夺回控股权,还需要获得其他股东支持,并赢得股东大会表决。

在8日下午关于“抢夺营业执照”的报道中,“六十大汉”、“遭逮捕”等刺激的假新闻层出不穷。但当财新相对客观报道出炉时,反而无人关注,加上财新是付费阅读,关注者就更少。

媒体追求流量,但真实应该是摆在第一位。在财新关于“抢夺公章”的报道之前,吴说区块链没有做任何发声。我们有责任提供可信、可靠的信息。故意释放假消息欺骗公众的所谓“知情人士”,应该受到抵制。

(图片来自财经网)

关于此次抢夺营业执照事件,据最初的媒体报道,从李国庆的“四名大汉”延伸到吴忌寒派出“六十大汉”。但现场流出的视频明显是两方对垒,人数也仅有十余人,“六十大汉”来得莫名其妙。

后续财新的报道与现场人士对吴说的反馈均证实,到场只有十余人,而且双方均配有安保措施,所谓的彪型大汉,甚至还是詹克团方面携带得更多一些。

此后据另一媒体报道,知情人称比特大陆CFO刘路遥因组织抢夺营业执照遭到警方逮捕,随后网络疯转。但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逮捕”需要检察院批准后方可执行,光看用词就知道是“知情人士”散布的假新闻。

但后续据财新的报道与现场人士透露,事实是詹克团及两名律师、刘路遥及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均前往北京上地中心派出所做笔录,首先被带走的其实是辱骂工商工作人员的詹的律师。

然而,詹克团或其律师、公关人员,持续地对媒体释放不实信息,包括图片和视频,在速度与流量上占尽优势。最后吴忌寒被詹克团释放的假新闻,打造成了雇佣黑社会、挑衅政府部门的形象。信息与公关战上“劣币驱逐良币”暴露无遗。

说回事件的原委,真实情况也非常简单。

比特大陆是开曼控制香港,香港控制内地的子公司,所以詹克团和吴忌寒的战场法理上应该在开曼,争议的核心是吴忌寒召开股东大会、罢免詹克团在开曼董事会的投票权,这次股东大会是否有效。但为什么北京会发生如此巨大的争执?

原因在于,詹克团及其律师抓住吴忌寒变更北京法人时的程序小错误,通过行政复议恢复了法人的位置。具体什么漏洞,财新的文章中也说得很清楚,就不再赘述。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开曼、香港都还在吴忌寒手中,为什么不能够用正确的程序再次更换北京的法人。

(图为行政复议书,来自微信朋友圈)

原因在于,由于我们无法得知的内情,吴忌寒方面认为詹克团用了“非法”、即行政或关系的力量去进行操作。事实上,法律界常规都认为行政复议是“民告官”,胜诉率极低,但詹克团竟然在短期内连赢两次,极端罕见。

比特大陆内部人士透露,詹克团18年之后,醉心于政府关系,甚至给相关人士“赠送”矿机。吴忌寒则不擅长于此。

为什么会出现营业执照的归属权与“抢夺”问题,也很简单。

詹克团行政复议赢了,因此他认为营业执照属于自己;但吴忌寒这边认为,北京比特大陆只是香港、开曼的子公司,公司的管理权属于自己,营业执照、公章自然也属于他。

火伊婕律师对吴说区块链表示,关于公章、营业执照的归属权问题,如果公司章程没有明确规定,常常处于空白地带,发生争夺是一个常见的现象。

目前比特大陆应该正在通过香港再次更改北京比特的法人,詹克团应该在挂失并补办营业执照。后续如何发展可继续关注。

(因对财新报道内容的引用规范问题,删除原文后重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