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rvos联合创始人吕国宁:多链并发的Web3.0世界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未分类

律动BlockBeats消息,10月30日,Nervos 联合创始人吕国宁在Web3大会发表了关于跨链的演讲,全文如下:

谢谢大家。特别担心让主持人和大家失望,因为并不想讲太硬核的东西,过去一个礼拜的时间在上海,就是在上海非常知名的上海区块链周,来了非常多的人,非常多的活动。所以这几天聊了很多人,所以今天嗓子条件特别差,但讲的东西又特别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围绕开源、围绕开放我们是怎么想的。所以我今天想分享的是多链并发的 Web3.0 世界。

再一次简单介绍一下,我是区块链行业的一个老兵,我从 14 年就加入了区块链行业,做过非常多的东西:交易所,现在我在做公链。

Web3.0 我们给它的定义,在我的心里它是创造了一个新的去中心化的互联网,今天是 Web3 大会,如果这个时候我再跟大家探讨什么是 Web3.0 的定义,什么是开放互联网的定义,没有什么必要。所以在我的心里,创造一个新的去中心化的互联网世界,就是我们想做的事情。在这个大框架下我们做了 Nervos,也非常高兴收到了 Web3 组委会的邀请,来这里跟大家分享。当时我就跟贾博士讨论,我说我来这里讲点什么东西比较合适呢?你觉得我讲什么合适我就讲什么。贾博士说,你们也是用了 Rust 编程语言去做开发,能不能讲一下 Rust?我说好,我一定会讲 Rust。

首先,Rust 编程语言并不是区块链这个世界的东西,Rust 编程语言它的出现并不是为了区块链而诞生,它是区块链外面世界,是一个更大的技术世界层面的东西。我们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全部都是通过 Rust 这门语言所铸造的,非常非常重要。我想说,真正奠定 Rust 这门语言在区块链这个行业的高光时刻,大概是 4 年前的这个场地,就是大家今天所在的这个茂悦酒店个这个会场。4 年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呢?4 年前的 9 月中旬,以太坊的大会在上海举办,就是在这个会场。当天会场开场前的大概几个小时,以太坊的网络经受了当时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场 Dos 攻击,那一场攻击是以太坊社区遇到的最严厉的攻击。也就是说,黑客有组织、有预谋的在上海的这场大会上,当所有的以太坊的核心开发者都齐聚在上海的时候,对网络发生了总攻击。

那一场攻击我记忆犹深,因为当时我是 imtoken 的创始人,我们当时已经把 1.0 的阿尔法发布了,我拿着手机钱包,现场要给很多人演示,我要演示当时这个世界上第一个手机钱包,在现场演示以太坊的转帐。结果网络崩溃了以后,让我的转帐变成了难以演示,无法操作,我非常焦虑,所以我非常怒气的在看待这个网络什么时候恢复。之后的事情可能有些人就知道了,就在这个会场旁边很近的休息室里面,有一张照片,就是以太坊核心技术开发者聚集在那个小会议室里面,大家有的人跪在地上,有的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脑在焦急的解决问题。

这个问题被怎么解决的呢?当时能活下来的那个客户端是用Rust 语言写的,那个客户端当时的名字叫Parity。这个团队跟我们现在知道的Substrate 团队、Polkadot 团队一脉相承。这是后面的故事。当时Parity 团队用 Rust 语言实现了高效的以太坊客户端,可以说拯救了这个网络。当时如果不是所有的矿池快速把高语言语言实现的客户端切换成Rust 实现的Parity 客户端,这个网络如果被打趴下了,出现分杈了,或者真的再也跑不起来了,没有今天以太坊这样的结果,也没有行业发展到今天的这一切。所以我们作为一个区块链开发者,我们感谢当时用 Rust 语言所实现的客户端,我们感谢这个世界有Rust 这门语言,我们也感谢区块链给我们带来的一切。所以谢谢开源社区。

为了回馈Rust 这门语言做的贡献,作为一个区块链社区,我们也在全世界内参加很多Rust 的大会,我们也把Rust 语言和区块链结合,在全世界范围内办了很多线下活动。包括我们去年在北京办了第一场亚洲的Rust 技术大会,因为今年的疫情关系没有筹备,但如果明年没有疫情,我们希望延续下去,希望能够一起延续把这个大会继续办下去。

第二个分享,未来的区块链世界一定是一个多链互联的世界。

这里我想推出一个概念,叫互操作性 2.0,什么叫互操作性 2.0 呢?我们其实没有一个 1.0 的定义,我想给大家做一个很简单的解释,什么是 1.0?大家想象一下,前一段时间我们在区块链最火的项目是DeFi,DeFi 里面最火的项目是流动性挖矿。流动性挖矿第一次把一种模式摆在大家面前,一种创新叫做套娃,就是你能把你的资产放到一个项目里面去,还能够把这个资产的流动性代币质押到另外一个项目里面去,得到 TokenB,再把 TokenB 叠加到TokenC,一鱼两吃、一鱼三吃。社区把这种模式叫套娃模式,它是在一条链上的智能合约之间的可混合性、互操作性。我们把这种一条链上的一种虚拟机里的一种智能合约平台上的这种组合叫互操作性 1.0。到了 2.0,我们能不能实现区块链链和链之间的互相的互操作性,就是链和链之间可以套娃,现在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做到。

讲到去做互操作性 2.0,我想回顾一下现在的互操作性带来的痛点、问题是什么。

首先从客户角度来说,用户接触区块链接触的是钱包,每一条链都有自己专属的钱包,有一些钱包可以支持很多条链,但是在多链钱包里面,用户针对不同的钱包有不同的帐户、不同的地址,在每条链上用户都要去学习、都要去了解这条链上的操作该怎么做。如果我们要把这条链互相跨起来,我们是不是还要做一个新的钱包,让用户重新去学习?我们不希望让用户去学习,用户能不能使用他熟悉的钱包,不改变他的习惯,就可以很方便的去享受到多链打通,享受到互跨带来的好处。这是从用户角度。

从开发者角度,如果开发者想要服务所有的用户,他会发现区块链的用户是被分割在了不同的链上,我想服务以太坊的用户,我想服务 US 的用户,他需要在每条链上重新把它的应用再做一遍,这个成本是非常高的,能不能做一个应用,就能跑在所有的链上?或者让所有链上的用户都能够成为它的用户?如何能够只做一遍?早先的时候我们有 iPhone,后来我们有了安卓,做开发的人要把应用在安卓上做一遍,要把应用在苹果 IoS 上做一遍。这些开发团队在两边同时去做同样的功能,其实开销很大,最后我们有了微信,微信有了小程序,在小程序里面只要做一遍,两边就能够通吃。所以小程序用户增长非常快,现在我们已经不想做跨平台应用了,我们想做小程序应用,一个平台去服务所有用户,这是开发者想要的。

再说资产,资产跨链的技术非常成熟,已经被人们研究的很成熟了。说实话,最大的问题在于效率和安全永远是一个不可调和的事情,当你注重效率的时候你可以选择中心化跨链、见证人跨链、多签跨链。当你需要安全的时候,你需要两条链之间互相都有对方的 SPV 节点,来做对方的轻节点验证,效率就会变得很慢,变得很复杂。但是效率和安全的这种妥协,在不同的场景下是不一样的,用户能不能简单到在不同场景下,就有人、有基础设施帮他把跨链做好了,他不用再做任何选择呢?有这些痛点在一起,我们就在想能不能通过技术手段去做?

于是我们利用底层平台功能推出了互操作性 2.0。互操作性 2.0 取决于Nervos 平台上一个很独特的特性,我们给它做了一个很形象的比方。Nervos 这条链有一个很特殊的能力,就是非常善于学习外语,每一条链都有自己的协议,每一个协议对于另外一条链的协议来说就是一门外语。两条链之间能够互相互操作,能够互跨,就是你要找到的第三方,会说这两条链的语言,然后把这两条链上一条链上的语言翻译到另外一条链上去。可是如果有一个人有天赋,他天生就很聪明学会 8 种语言,并且还很容易学会更多的新语言。那么他就可以很自然的帮助这些不同国家的人,可以更好的去沟通,他去做所有的人之间的中心化的翻译。如果有这个能力,在底层你能不能去模拟其它链的协议?这是Nervos 的核心能力,我们基于这个能力,可以实现把所有链的资产很方便的跨过来,在上层不需要开发者去额外做新的应用,你不用改变协议可以直接接到Nervos 上来,接上来之后,可以把其它资产跨过来之后同时可以操作其它链上的资产。我们只需要开发一次,他喜欢在什么平台开发就在什么平台开发,所有平台都能够得到兼容性的支持。

走到这里我们没有出圈,真正的区块链世界是要去帮所有用户解决问题,区块链之外最大的世界叫互联网,互联网已经有了非常多的协议和标准,以及每个协议和标准背后都有非常多的用户。如果我们区块链懂互联网协议,会说互联网的语言,能够兼容互联网的标准,我们可以很快的、很方便的给所有的互联网用户提供一个可以接入进来使用服务的一个机会。所有的互联网用户都有手机号码,几乎所有的互联网用户都有邮箱地址,有手机号码、邮箱地址,你就有了入口和机会,我们可以很方便的把互联网用户变成区块链用户。这是我们想做的一个更大的机会、一个场景。这就是我们想要去做的互联网互操作性 2.0。

最后分享一个公众号,在这里边我们现在已经做到了对以太坊生态的支持,我们已经可以用以太坊的生态、以太坊的钱包、以太坊的应用,直接可以做支持。下一步还会做到更多,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持续关注我们。再次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