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代矿工和挖矿社群是什么样子的?听神鱼聊挖矿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未分类

从一个完全新兴的事物到如今的产业化,比特币挖矿规模从兴起到如今已经实现了指数级的增长。在短短的数年间,初代挖矿社群如何兴起,又是如何迭代的?“古典矿工”如何探索挖矿之路?让我们通过早期的故事,更加了解挖矿社群与产业。

神鱼,国内第一批接触比特币的玩家,2013年和王纯共同创立F2Pool,目前F2Pool比特币矿池算力位于全球领先位置。2017年,为解决行业痛点,从矿池一哥到钱包大佬,他再次创业,深耕钱包产品,创立Cobo。

这次,我们与国内矿池“一哥”神鱼畅聊了挖矿往事和最新特点,将国内矿工创业之路呈现给大家。

初代挖矿社群:5万“原生”矿工

中国的第一批比特币矿工来自传统硬件行业,在加入挖矿之前,他们已经天然的具备了算力优势。那时,高端显卡在全国市场范围内断货,能够参与到挖矿中来的是一批掌握行业资源的玩家。

一部分破解“水货”诺基亚手机的参与者成为了其中最早的一批“原生”矿工。由于本就需要显卡硬件进行解码,他们手握大量在当时较为高端的“5850”显卡。无论是因为做游戏、还是做破解生意,这部分基础设施就位的群体无缝切换到了挖矿领域。

神鱼初入挖矿的2011年,还是比特币的显卡挖矿时代。挖矿软件中非常多的参数需要手动调整,硬件也都是使用台式机配件DIY的矿机,显卡超频等技巧对于矿工社群来讲还比较陌生。并且,当时还没有中文资料,神鱼最早在bitcointalk等国外比特币论坛开始探索,并开始撰写教程,把挖矿经验分享给矿工。

最初,人们欠缺对于挖矿的基础知识和操作设置经验,科普和挖矿教育的要求十分迫切。神鱼撰写的教程在矿工社群广受欢迎,阅读量超千万。他建立的挖矿QQ群,到2012年人数已经累计高达5万人,在这样的氛围之下,社群中聚集一批原生的挖矿兴趣爱好者在一起交流。

随着挖矿社群的兴起,矿池挖矿方式也受到更广泛的关注。在神鱼“手把手”带领首批国内原生矿工挖矿的同时,2011年至2013年,鱼池前身私池也已经开始运行。2013年4月,鱼池正式创立,成为中国最早的比特币矿池。

国内首个矿池:支撑指数增长的算力

国内首个矿池F2Pool鱼池的建立,正处于比特币从显卡挖矿到ASIC矿机挖矿转变的过程中。

对于ASIC矿机的看法,当时的挖矿社区还较为分裂。一部分矿工认为ASIC矿机是“邪恶”的,且没有可能出现,另一部分人则相信ASIC将会出现。由于看法不一,许多矿池没有对当时早期的挖矿协议升级,做足支持ASIC规模算力的准备。

“我们当时确实看到了ASIC,国内也生产出了ASIC。” 神鱼说,这也促使他和王纯考虑尽早为设备的升级做好相关的技术准备。

除了硬件更迭的契机,促使首家公开矿池应运而生的,也由于矿工在技术上的迫切需求。

挖矿不仅对于设备的性能要求较高,网络的实时通信也十分关键。而由于网络原因,让中国矿工接入国外矿池挖矿存在诸多困难,进而造成较大的收益损失,因此,中国矿工非常需要一个本土的矿池出现。

做国内首家矿池充满挑战。

首先,那时国内几乎没有比特币的全节点,网络性能也较低,绝大部分的“出块权”都在国外。在这样的条件下,F2Pool试图构建一个打通国内外挖矿服务的矿池。

其次, 早期的挖矿社群对收益分配模式还模糊不清,对收益的计算还比较粗糙。鱼池着手解决这些问题,让收益的分配和计算更明确,并且设置了挖矿收益的24小时强制支付,这种日结模式,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极端情况或不确定性造成的损失。

“因为我们也是挖矿出身,对于矿工的痛点理解的非常清楚。” 神鱼说。F2Pool一经推出便受到了矿工的欢迎,并随之迅速的成长起来。

挖矿与创业:发现项目的早期机遇

2014年,鱼池比特币矿池算力占全网三分之一,成为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池。2016年,鱼池以太坊矿池上线,占全网算力四分之一,矿池连接数量高达百万。数年间,鱼池支持的币种持续“上新”,目前已有40余个币种的矿池可以接入。

F2Pool联合创始人王纯分享早期创业故事时谈到和神鱼在温州起步,在办公室没日没夜一直工作到天亮的经历。“神鱼会到楼下替我买手抓饼上楼来吃,我至今都对温州办公室楼下的手抓饼印象深刻。”王纯回忆矿池最开始两个月紧密筹备时的情景时说。

两个月后,他们离开了温州。王纯去了北京,神鱼到临安创办了壹比特和银鱼矿机。那时王纯主要负责技术和运维,神鱼负责客户,一直到2015年。那年银鱼倒闭了,神鱼也来到了北京,在朝阳区的光华路阳光100公寓,楼下办公,楼上用来居住。到2016年底,整个鱼池就只有神鱼和王纯两个人。

在早期的矿圈和加密货币市值规模下,当时的从业者感受着与现在不同的机遇。如今看来,既有趋势的前瞻,也有财富的“错失”。

在一次腾讯采访中,神鱼曾谈到过在20元的时候“卖飞了”10万多个以太坊,现在看来是“错过了几个亿”,很多圈内朋友还拿神鱼老板的采访制作成了专属表情包。同时,许多早期机会也被牢牢抓住,F2Pool鱼池首发支持以太坊和莱特币,当时的潜力项目,已经成长为PoW行业的头部项目。

作为行业早期且持续的参与者,神鱼如何看待得失,又如何保持对新机会的洞察?

“吃的亏太多了。” 神鱼说。能抓住机会,一方面出于对于新事物的敏感,另一方面以因为在上面踩过坑。他说,其实早期的以太坊也有许多bug和不稳定性,而当时最大的经验在于,要用一种开放的心态看待新兴事物。

其实2017年DeFi概念刚兴起的时候,神鱼就尝试了加密猫及其他一系列的衍生品,而体验并不好,且“踩过很多坑”。但短短几年内,DeFi模块化发展迭代,行业已经具备了一些可应用的空间。他用同样的心态持续参与,并在今年“流动性挖矿”热潮中,成为“DeFi大作手”。

神鱼看重新事物高速发展和迭代的潜力。回忆2016年初,当时的以太坊刚刚呈现出一定的趋势,鱼池就投入了开发,建立了国内第一个以太坊矿池。而那时除了P网和云币上交易,还没有较大的交易所上线以太坊。如今,以太坊已经成为世界上具有最大开发者社群的区块链网络。

挖矿产业化:新时代矿工需要哪些必备条件

2012年左右的国内首批矿工,如今由于多种原因“下车”,很少一部人依然在矿圈活跃,这其中相当一部分已经成长为拥有可观算力的大矿工。

矿业的数轮洗牌,也让行业参与者与七、八年前大不相同。当今矿工所承受的风险已经不同以往,挖矿的利润被摊薄,产业化程度也进一步加深。

神鱼认为,如今的“新一代”矿工参与挖矿,需要这样几个必备条件:

第一是矿场资源。能够找到低于市场平均电费水平的矿场,无论是以自建,还是通过租赁、托管的方式进行,都需要能够分辨可靠的矿场、找到低廉的电费。

第二是设备购买时机。“在合适的时机采购合适的矿机。”当处在牛市,基本上买不到矿机;而在熊市的时候购买矿机,由于回本周期过长,不确定性较大,可能会造成较大的亏损。了解矿机、具备对整个市场周期的判断能力十分关键。

第三是运维资源。当前,许多矿工已经选择第三方外包服务,或矿场自带的外包服务,无论如何,具备可靠的运维资源,可以保证矿机运行在平稳的、社会平均水平以上的挖矿效率上,以确保挖矿盈利。

“随着行业分工的细化,以及更加精细化的软件,今后的挖矿会越来越简单,做好投资判断将成为矿工们参与挖矿重点,剩下的交由专业团队即可。”神鱼说。

金融工具也在近几年逐渐被更多矿工关注并采用。在挖矿面临的网络难度和价格变化两个主要风险中,前者还没有十分完美的针对难度风险的金融工具,但挖矿规模较大的矿工可以通过一部分金融工具,规避价格产生的风险,进行套期保值,锁定一部分利润率。

由于挖矿利润率变得越来越薄,一部分矿工也会通过一些杠杆扩大利润规模,选择抵押借贷等金融工具。质押比特币、质押矿机,获取更多流动性,提升产能,从而囤到更多比特币。

同时,随着矿业规模和数字货币市值规模的提升,对于参与数字货币领域的我们,最重要的是要有能力保护自己的资产安全。神鱼分享说,潜在的攻击风险很多,一些黑客以及一些程序化的、自动化的钓鱼软件都是安全隐患。数字货币一旦丢失,很难追回。在提升安全意识的同时,人们势必需要一些安全、易用的工具作为安全保障,这也是神鱼二次创业,创立Cobo的重要原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