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被夹、矿池作恶,以太坊矿工是否权力过大?

  • Post author:
  • Post category:Business

原文标题:《交易被夹、矿池作恶,以太坊矿工是否权力过大?》原文来源:Odaily星球日报

今日,YFII发起人高金发布微博表示:“某矿池亲自下场夹人了?两个 1wei 的夹 1 个 125gwei 的,不讲武德啊。单笔利润为 0.12 个 eth,而且这个账号持续夹人中…” 引起了围观者的激烈讨论。

从区块信息中可以看到,高金提到的两笔 Gas fee 为1 wei的买卖交易“夹”住了一笔 Gas fee 为 125 Gwei的交易,完成了套利。而经地址查询,文中提到的打包了前后两笔交易的“作恶”矿池为UU Pool,占以太坊当前全网总算力1.7% 左右。

对于0.12个eth 的单笔套利来说,许多看客可能也不觉得有什么新奇,但矿池“明牌”套利的可能却让人细思极恐。

从被 Bot 虐到被矿池虐,韭菜直呼好惨

如果你是一个时常使用DEX交易的投资者,一定也对穿梭于以太坊黑暗森林里时常承受“被夹”之痛感同深受。

所谓“被夹”,即是被 Front Running(抢先交易),根据 Mppool 打包机制,一般而言,矿工按照交易给予的矿工费(GasPrice)高低来进行排序打包。而在DeFi产品中,交易被打包的顺序深刻影响着其经济利益。

例如在Uniswap中,同样两个针对某交易对的买单,先被执行的交易将获得更多代币。当一个投资者执行一笔单比金额较高、滑点设置较大、Gas 设置偏低的交易时,很容易遇到“被夹”的情况,Bot 会在同一时间段发送两笔 Gas 更高的交易,抢在你前面买入,而又紧随你的订单之后卖出,就将投资者“夹”在中间,完成了低买高卖的一次套利行为,可谓是将“毫无风险”地获利。不少交易者可能从未注意,就一直在默默地被鱼肉着。

不过交易机器人毕竟是常见的套利工具,且机器人并非每次都会成功,另也出现了一些制约这类 Bot 的其他 Bot,我们也对新产品的螺旋迭代逐渐习以为常。 但“矿池亲自下场”则让人十分不舒服,因为交易的排序决定了利润的分配,而对交易排序有决定权的则是矿工,这绝对称得上“降维打击”。

一般来说,矿工可以对交易任意调配顺序,甚至也可以在不广播交易的情况下,直接将某个交易打包进区块。也就是只要能出块,交易的顺序就掌握在矿池手中,而这样的套利可以说是无成本的。

此前Ownbit 创始人谈国鹏发布的《以太坊的黑暗森林》一文中就写得非常好:“在这个游戏中,普通用户是闭眼玩家,套利机器人是睁眼玩家,而矿工则是上帝视角,矿工直接加入到这场收割的游戏彻底改变机器人的格局。拥有上帝视角的矿工一旦加入游戏,其结果可想而知。矿工的机器人将驱逐非矿工机器人。而这些矿工将成为以太坊上最大的黑暗势力,利用它们的权力,对用户进行肆意地收割!”

矿池套利会不会明牌化和常规化?

本次套利的UU Pool 并不是排名非常靠前的矿池,出块率有限。被发现也是因为 Gas fee 的倒置和价差一目了然,但也不禁让我们想,其它更大的矿池是不是也有类似行为,而我们没有发现?以及,从不同的视角来看,这到底算不算“作恶”?

甚至也有人说,之后矿池套利会不会公开化?挖矿本身也是逐利行为,按算力分配利润给矿工也未尝不可?

实际上,在 如今 DeFi 兴盛的时代,我们也看到不少在研究 MEV(Miner Extractable Value)的内容,即“矿工可以直接从智能合约中提取作为利润的价值”。包括交易费用和区块奖励的常规利润,以及矿工通过交易重组、交易插入以及交易审查的非常规利润。

我们不得不承认,矿工在 Layer 1时代的挖矿,和智能合约时代挖矿,其实是发生了很多变化的,简单一想,比特币矿工给和以太坊矿工的画像大有不同。

我们的固有思维是矿工应该从区块奖励中获得报酬,而交易员则从交易策略中灵活获利,但是如今,随着以太坊繁盛发展,矿工角色是否产生了变化,可以利用自己在网络中的地位从创新的产品中榨取额外价值?

站在普通交易者和生态参与者的角度,Odaily星球日报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说来也很简单,因为我们都期待,加密世界是一个比现实更加公开、公平、开放、透明的所在,但伴随着以太坊上权力的游戏日渐公开化,让我们不禁有些迷茫,谁在制定规则?谁在制约权力?谁在为利益的游戏画下底线?

DeFi 让众多普通投资者着迷的就是它一个“公平”游戏,机会至上,固然大户依然呼风唤雨,但创业者和普通人也有不少自下而上的“逆袭”机遇,而生态中权力的制衡绝对是一门学问,如 果不能有效限制矿工权力,我们担心,他们的角色是否会从“守卫者”成为以太坊生态的“黑暗势力”?那么以太坊的腐朽败落或不远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