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过山车”背后的矿圈众生相
chia币

比特币“过山车”背后的矿圈众生相

最近,比特币的价格坐上了“过山车”,1月初还不到3万美元,之后到历史新高40721美元,仅用了不到10天,接下来的12天内又狂跌回29532美元。在这一“过山车”行情背后,比特币矿机厂商的股价也随之出现极大波动,同时,矿圈“供不应求”的现象也在持续。不过需要警惕的是,比特币泡沫一旦破灭,背后的风险也会如多米诺骨牌一样轰然坍塌。矿机商股价“过山车”自1月9日冲破4万美元历史新高后,比特币价格仍在持续回调中。根据全球币价网站CoinMarketCap显示,近一周时间内,比特币价格跌至29308美元,截至记者发稿时间1月26日15时18分,比特币报价31556美元,价格仍在持续波动中。比特币近几个月的价格涨势,带动了上游的矿机产业。被币圈称为“区块链第一股”的比特币矿机厂商嘉楠科技,就是其中一例。具体来看,在2020年8、9、10月这一时间段,比特币价格长期围绕在1万美元上下波动,而当时嘉楠科技股价也长期保持在2美元上下波动;而自2020年11月起,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一路攀升,嘉楠科技股价也出现明显上升,一路涨至11月30日的6.06美元高点。随后的2020年12月,嘉楠科技股价再现回调,一路跌至12月11日的3.18美元。不过,在今年1月比特币价格不断冲破新高的刺激下,嘉楠科技股价再次上涨,一度翻倍至7.3美元。好景不长,随着比特币下跌,嘉楠科技股价也再次下跌。目前,嘉楠科技最新股价报5.24美元。嘉楠科技是一家成立于2013年的比特币矿机厂商,根据2019年末披露,当时嘉楠科技主营业务中,比特币矿机销售业务仍占据该公司99%以上收入来源。近年来,为平抑业务风险,嘉楠科技在尝试转型,试图从比特币矿商企业转型为AI科技公司。不过,就在2020年12月底,该公司人士还曾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目前AI销售占比仍然极小。与嘉楠科技类似,另一比特币矿机厂商上市公司亿邦国际,近两个月内的股价也出现类似走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人工智能与变革管理研究院区块链技术与应用研究中心主任刘峰表示,当前,矿机厂商上市公司股价紧盯比特币价格,走向与其一致也是必然。一方面,矿机厂商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围绕比特币矿机,而矿机供求关系基本取决于币价。因此,比特币价格走高,矿工利润水涨船高,从而出现矿圈市场火热、矿机价格也高的现象;另一方面,尽管一部分矿机厂商试图拓展新的盈利业务,如转型AI等,但现实情况是,这一业务目前并未看到明显进展,因此大部分矿机公司主营业务仍高度依赖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币价。“这也表明了矿机行业盈利模式单一,业务抗风险能力较弱。若比特币价格持续下跌,该类公司面临的业务风险可想而知。”刘峰补充道。针对嘉楠科技股价波动原因以及目前最新业务情况,北京商报记者向嘉楠科技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矿机买卖套路重重比特币的巨大价格波动,除了影响矿机厂商股价外,也引起了整个矿圈的躁动。比特币不依靠特定机构发行,而是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也就是所谓的“挖矿”,具体来看,按照比特币POW(工作量证明)机制,每个计算机节点以其计算能力(又称“算力”)来抢夺记账权,谁抢到了记账权谁就能得到系统产生的相应比特币奖励。其中,挖矿的硬件设备叫“矿机”,购买矿机的个体挖矿者叫作“矿工”,托管矿机并提供电力的地方称为“矿场”,此外还有挖矿平台“矿池”等。“影响比特币矿工收益的因素主要是比特币价格和矿工所持有的算力占全网算力的比例,影响比特币矿工成本的因素主要是买入矿机的价格、矿机功耗和电费等。”国盛证券区块链研究员宋嘉吉团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近期,比特币价格上涨较快,矿工收益上涨。另外,比特币矿机产能受到芯片代工厂产能限制,全网算力上涨受限。因此,不管是看比特币价格还是矿工算力占全网算力的比例,都利好前期购入了充足算力的矿工。币价大涨下,目前,整个矿机市场“一机难求”。例如在翼比特官网中,十余款矿机产品均显示库存为0,其中8款更是被打上“售罄”标签;此外,多位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即使能从其他渠道买到矿机,价格也较平常高出1-2倍甚至更多。尽管市场热度大涨,但背后风险也不容小觑。一方面,矿机买卖套路重重。业内人士林枫(化名)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长期以来,矿机一直都是供不应求的境况,一方面因为矿机产能不足,此外在比特币、以太坊等价格急速攀升的情况下,也导致市场囤货或者存在矿机厂商套路的情况。林枫称,比特币大涨,吸引了一大批小白矿工入场,但他们一般都很难直接通过矿机厂商的官方渠道买到矿机,一般都是找矿机经销商购买。但不乏会有一些黑心经销商,把一些以次充好的矿机贴上标签,以高价卖出;此外,在二手买卖市场,甚至会有一些过了质保期的二手矿机,出现了掉板、算力不足等故障,但仍被售出。另一方面,币价波动下,后续仍存在不确定性。刘峰指出,近期虽然比特币价格有“过山车”行情,但总体上均价仍在牛市的路上,盈利颇高,因此尽管币价下跌,但上游矿圈并未受到过多波及,仍处在供不应求的状态中。但不可避免的是,未来一旦币市从牛市走出,矿圈如何抵御熊市风险,仍然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林枫同样认为,买矿机实则和买币一样都是投机行为。但不同的是,买币卖币瞬间就可完成,但投资矿机却是个周期很长的过程,除去矿机自身价格成本、矿机功耗和电费、场地费等一系列费用外,如果币价大跌,那就没办法产生足够的收益,回本周期也将不断拉长,如果币价跌得太厉害,甚至可能造成血本无归的境地。此类境况在矿圈并不鲜见,事实上,就在2020年3月,比特币暴跌至4000美元以下,价格接近“腰斩”的情况下,就有大部分主流矿机触达关机币价,挖矿成本短时被击穿。泡沫会破吗一资深分析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比特币是一种高风险资产,而不是避险资产。而且比特币作为一种特殊的资产类别,不同于股票或债券,不会产生任何可预期的现金流,投资者获取回报的唯一方式是比特币价格的上涨,因此更容易形成投机性泡沫”。回顾近月来比特币价格走势,比特币从1万美元涨至2万美元,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比特币从2万美元涨至3万美元,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比特币从3万美元涨至4万美元,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在该资深人士看来,这种疯狂的上涨表明,比特币市场上的投机已成为主导因素,市场已经累积了大量的风险,形成了巨大的泡沫,只差一根外部的导火索来引爆整个市场。宋嘉吉团队认为,无论是对比特币矿工还是矿机厂商而言,后期都要高度注意比特币价格波动的风险。刘峰则指出,目前矿圈处于一个牛市中供不应求的阶段,但是仍然是一个周期中的发展阶段,目前,矿圈的盈利模式单一,抵御熊市的能力较弱,该产业亟待有新的业务模式出现,让自身的业务模式从单极化向着多元化发展。“比特币上游产业公司发展难点和挑战都和比特币相关。”复旦大学张江研究院教授、数字经济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陈文君也指出,一旦比特币价值下降,将让矿机厂商面临巨大风险;此外,多地均在对矿池相关企业进行打击清理,因为耗费资源,矿机厂商的商业模式岌岌可危。针对矿圈相关机构,刘峰也给出相应建议:“要在抓住牛市的热潮扩大盈利的同时充分为全周期考虑,全面规划发展战略,积极加大科技投入,从技术上、业务上、盈利模式上更靠近产业落地去发展,如抓住我国数字中国战略的机会,成为分散式算力支撑和提供者,会是一个顺势而为的好机会。”

发表评论